广东春霆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
0755-86719926

法院如何认定劳务发包人借用劳动承包人工人作业发生工伤后的赔偿责任主体

2024-03-19

法院如何认定劳务发包人借用劳动承包人工人作业发生工伤后的赔偿责任主体-周拥军、七冶博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2018)最高法民终587号】


9A8756398B911B2EB8F6000CE73AB1D0.jpg


一、裁判要旨

在劳务发包人借用劳动承包人工人从事劳务分包合同外的工作时,劳务发包人与劳动承包人之间形成借用关系,劳务承包人与其工人之间形成劳动关系。劳务承包人的工人依劳务承包人指示从事劳务发包人指定工作,发生工伤时,由受伤工人的用人单位即劳务承包人承担工伤赔偿责任。


二、案情简介

上诉人(原审原告):周拥军。

上诉人(原审被告):七冶博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2014年2月24日,七冶公司作为承包人与发包人永丰公司签订了《协议书》(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名称:大方永丰财富中心及永丰奢香酒店(以下简称案涉工程),承包范围为“土建、装修、水电(消防)安装等施工图中全部施工内容及地下室土石方工程、围墙、道路、绿化、挡土墙等所有附属工程”,工程内容为“施工图纸所含全部工作内容、地下室土石方工程、围墙、道路、绿化、挡土墙及其他附属工程”,工期为2014年6月1日至2015年12月1日。合同亦对合同价款、违约责任等进行了约定。

2014年6月18日,原告周拥军作为承包人与被告七冶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内部承包合同》,承包范围为“土建、装修、水电(消防)安装等施工图中全部施工内容及围墙、道路、绿化、挡土墙等所有附属工程”,工期为2014年6月1日至2015年12月1日,合同还对合同价款、违约责任等进行了明确约定。

施工过程中,永丰公司到七冶公司借走工人熊某,当日,熊某发在案涉工程项目从事木工工作受伤,后被送往医院救治,共产生相关费用8万余元。熊某的损伤经毕节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052120163316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为工伤,经毕节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以NoBJ20160602_080号《鉴定结论通知书》鉴定为伤残十级,停工留薪期自受伤之日起4个月。

2017年3月,周拥军与七冶公司就涉案工程的结算产生纠纷,周拥军将七冶公司诉至法院,双方在审理过程中对熊某工伤赔偿的8万余元责任产生争议。


三、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一)确认七冶公司与周拥军签订的《建设工程内部承包合同》无效并终止履行;(二)七冶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周拥军支付欠付工程款31999222.63元及利息;(三)驳回周拥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二)维持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三项;(三)七冶博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周拥军支付欠付工程款8461233.15元及利息。


四、争议焦点

(一)关于本案是否需要追加业主方永丰公司为本案第三人的问题。

(二)关于案涉《建设工程内部承包合同》是否有效的问题。

(三)关于扣除管理费问题。

(四)关于熊某工伤赔偿金问题。


五、裁判理由

(一)关于本案是否需要追加业主方永丰公司为本案第三人的问题。

各方均认同,周拥军系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现周拥军仅以转包人七冶公司为被告提起诉讼,七冶公司主张应追加发包人业主方永丰公司为第三人。本院认为,追加发包人业主方为第三人当然有利于进一步查清案件事实,彻底梳理清楚围绕案涉工程的权利义务关系,但发包人并非实际施工人的合同相对方,实际施工人主张权利也并非必须突破合同相对性将发包人列为案件当事人。转包人在向实际施工人承担义务后,可依据其与发包人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主张权利。故原审未予追加发包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并不属于遗漏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

(二)关于案涉《建设工程内部承包合同》是否有效的问题。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七冶公司作为承包人与发包人业主方永丰公司于2014年2月24日签订了《协议书》(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原告周拥军作为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与七冶公司于2014年6月18日签订了《建设工程内部承包合同》,其行为构成违法转包,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二)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的;(三)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第四条“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之规定,七冶公司与周拥军签订的《建设工程内部承包合同》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为无效合同

(三)关于扣除管理费问题

《建设工程内部承包合同》第三部分专用条款的第42条补充条款第3款约定:“承包人交纳工程总价款的2%给发包人作为公司及项目部管理费用,此管理费在每次工程款支付时发包人按比例从工程款中扣除”。现周拥军也确认周良贵系七冶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张世贵系七冶公司项目副经理,故其对于七冶公司实际派员参与了案涉工程管理的事实并无异议。《建设工程内部承包合同》无效系因违反禁止违法转包的强制性规定,实际施工人周拥军没有资质而借用七冶公司名义,对违反禁止非法转包也是明知的,故其不能依据内部承包合同无效而主张不予扣除七冶公司应当收取的管理费,反而因合同无效而获益。七冶公司实际参与了案涉工程的施工管理,其在应付款项中主张扣除相应的管理费用属于相互履行的抗辩,并非必须通过反诉提出,原审参照合同约定的工程总价款的2%在应付款项中扣除管理费用,并无不当。

(四)关于熊某工伤赔偿金问题。

一审法院认为:在劳务发包人借用劳务承包人工人从事劳务分包合同外的工作时,劳务发包人与劳务承包人之间形成借用关系,劳务承包人与其工人之间仍为劳动关系。劳务承包人的工人依劳务承包人指示从事劳务发包人指定的工作,发生工伤时,由受伤工人的用人单位即劳务承包人承担工伤赔偿责任。七冶公司未能证明熊某及周拥军与案涉工程款的关系,故不能推翻七冶公司与熊某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基于现有证据,七冶公司承担的赔偿责任与周拥某之间没有直接关系,法院依法不予认定。

二审法院认为:七冶公司虽然在二审中提交了结案通知书、进账单、转账支票存根作为新的证据,但不能证明熊某的工伤应由周拥军承担赔偿责任,也未提交证据证明系周拥军委托其向熊某代付款,故虽然七冶公司向熊某支付了工伤赔偿款,也不能计入对周拥军的已付款。


六、相关法律规定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第一百五十三条 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但是,该强制性规定不导致该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除外。

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条 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提供劳务一方追偿。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提供劳务期间,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提供劳务一方损害的,提供劳务一方有权请求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也有权请求接受劳务一方给予补偿。接受劳务一方补偿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

第一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据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认定无效:

(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业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

(二)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的;

(三)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

承包人因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与他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应当依据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及第七百九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认定无效。


七、深圳建设工程律师建议

本案是一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其中涉及因劳务发包人借用劳务承包人工人从事劳务分包合同外的作业发生工伤事故后,双方就赔偿贵任承担问题产生争议而导致的纠纷。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施工总承包企业和专业承包企业在承接工程之后可以将其中所涉及的劳务作业分包给具有相应资质的劳务分包企业,由劳务分包企业组织工人进场施工,对施工总承包企业和专业承包企业而言,在承接工程之后进行劳务分包,不仅可以弥补其自有施工人员不足的问题,还可以有效避免其用工风险。

通常情况下,双方会在劳务分包合同中对劳务分包的范围、费用、双方的权利义务,包括安全生产方面的权利义务及发生事故后的责任承担等事项作出约定,并依照劳务分包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相关义务。有时劳务发包人也会临时借用劳务承包人的工人,从事劳务分包合同外的工作。此时被借用工人一旦发生工伤事故,劳务发包人和劳务承包人往往会对赔偿责任主体产生分歧,从而导致诉讼或仲裁。在此情况下,究竟是由劳务发包人承担工伤赔偿责任还是由劳务承包人承担工伤赔偿贵任。

(一)劳务发包人借用劳务承包人工人从事劳务分包合同外作业的性质

劳务发包人借用劳务承包人工人从事劳务分包合同约定的作业范围外的工作,根据双方有无达成借用协议区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为双方达成借用协议(协议形式包括书面和口头),由劳务承包人选派或由劳务发包人挑选工人从事借用协议范围内的工作。因此前劳务发包人和劳务承包人已就劳务分包的范围和报酬事项等在劳务分包合同中作出约定,在劳务发包人其他工程地点需要劳动力的情况下,临时借用劳务承包人工人作业,双方之间形成一种新的劳务分包关系,在双方未有约定的情况下,不能当然地适用双方此前所订立的劳务分包合同。第二种为双方订立劳务分包合同后,劳务发包人未与劳务承包人达成借用协议,擅自指派劳务承包人工人从事劳务分包合同约定范围外的工作,因被指派工人与劳务承包人之间依旧是劳动关系,而被指派工人从事劳务分包合同约定范围外的工作,并非接受劳务承包人的指派,而是接受劳务发包人的指派,故被指派工人与劳务发包人之间形成雇佣关系。

因劳务承包人与其工人之间属于劳动关系,双方之间的相关事宜和纠纷需适用《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社会保险法》《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工伤保险条例》等劳动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如劳务发包人与劳务承包人之间形成劳务分包关系,则双方之间的相关事宜和纠纷需适用《民法典》《建筑法》等规范民事合同方面的法律法规及双方所达成的劳务分包合同(或借用协议)中的约定。如劳务发包人与劳务承包人的工人之间形成雇佣关系,则双方之间的相关事宜和纠纷需适用规范雇佣关系方面的法律法规。

劳务发包人和劳务承包人之间系平等的民事主体,法律对双方给予平等的保护,因此,双方之间的相关事宜和纠纷除了适用规范民事合同方面的法律法规之外,还要适用双方之间的民事合同中的相关约定,只要双方的合同约定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中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均为合法有效,均可作为处理双方之间的相关事宜和纠纷的依据。而工人与劳务发包人或劳务承包人之间则不属于平等的民事主体,工人需接受劳务发包人或劳务承包人的管理、指挥或监督,相对而言,工人处于弱势地位,因此,法律对工人给予特殊的保护。这种特殊保护体现在以下方面:

1.法律法规对劳动者所享有的权利和用人单位所负有的义务作了有利于劳动者的规定,包括劳动者享有社会保险待遇(包括工伤保险待遇)的法定权利,而用人单位负有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包括工伤保险)的法定义务等。如用人单位已依法为其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则职工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且经工伤认定的,职工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如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其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则职工依法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由用人单位承担。《社会保险法》第41条规定:“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不支付的,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的工伤保险待遇应当由用人单位偿还。用人单位不偿还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可以依照本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追偿。”《工伤保险条例》第62条第2款规定:“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

2.法律法规对提供劳务一方受伤后可以主张权利的对象作了有利于提供劳务一方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11条第1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第12条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20〕17号)删除了前述相关条款,转而由《民法典》第1192条吸收,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提供劳务一方追偿。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提供劳务期间,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提供劳务一方损害的,提供劳务一方有权请求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也有权请求接受劳务一方给予补偿。接受劳务一方补偿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在提供劳务一方因接受劳务一方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人身损害时,赔偿权利人既可以选择向接受劳务一方主张权利,也可以选择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但需注意的是,《民法典》对该条款的适用前提限缩为“个人直接形成劳务关系”,而不是普遍意义上的雇员—雇主关系。

(二)借用期间劳务承包人工人发生工伤时的工伤赔偿责任承担问题

《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15条对应当认定为工伤和视同工伤的情形作出了具体明确的规定,同时该条例第43条第3款对职工借调期间受到工伤事故伤害的责任承担主体作了明确规定,即“职工被借调期间受到工伤事故伤害的,由原用人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贵任,但原用人单位与借调单位可以约定补偿办法”。由此可见,职工被借调期间,如受到工伤事故伤害的,基于劳动合同关系依旧在原用人单位,由原用人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但是如果借调单位在借调员工时与用人单位达成补偿办法的,借调单位应依照补偿办法的规定补偿原用人单位。

需要注意的是,劳务发包人应当将劳务作业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的劳务承包人,如果劳务发包人将劳务作业发包给不具有相应资质的劳务承包人,则劳务承包人的职工发生事故伤害的,劳务发包人将需与劳务承包人向受伤职工承担连带赔偿贵任。《安全生产法》第103条第1款规定:“生产经营单位将生产经营项目、场所、设备发包或者出租给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或者相应资质的单位或者个人的,责令限期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导致发生生产安全事故给他人造成损害的,与承包方、承租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对于劳务发包人来讲,发包劳务作业时,首先应当严格选用具有劳务分包资质的单位签订劳务分包合同,以避免发生生产安全事故给他人造成损害后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其次,应当严格依照劳务分包合同的约定使用劳务承包人的工人,如遇劳务分包工程外另需劳务工人时,不能未经劳务承包人同意随意调用劳务承包人的工人,而是应当先行与劳务承包人达成借用协议,以避免因此被认定为雇主而承担雇主责任。

对于劳务承包人来讲,首先应当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为其工人缴纳相应的社会保险(包括工伤保险),以避免发生工伤事故后因其未为工伤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而承担受伤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其次,应当严格依照劳务分包合同约定的作业范围指派劳务工人作业,对于劳务发包人作出的超出劳务分包合同范围内的指示,应当及时与发包人进行确认,并对合同外的劳务范围、工资报酬、员工人数、工伤赔偿责任等重要内容与劳务发包人达成书面协议,以避免使自己承担本不应有和不应承担的责任和风险。无论如何,劳务发包人和劳务承包人均应当及时签订书面协议,并在书面协议中明确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包括安全生产方面的权利义务),以避免发生事故后双方对事故责任及费用承担等发生不必要的争议和纠纷。


联系我们
关闭

客户服务热线

19168508405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底部logo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南九道与高新南十道交汇处卫星大厦15楼1503A室  
  • 手机:19168508405  
  • 电话:0755-86719926  
  • Email:chunting202205@163.com  
二维码

Copyright © 2022 - 广东春霆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粤ICP备2022081091号-1 网站地图 腾云建站仅向商家提供技术服务